如何在同辈的压力下坚持自我

来自:https://www.douban.com/note/596485644/

 

life skills manual里告诉你,如果你面前那个人准备要强迫你了,你能怎么办——描述你的感受+提出你的要求+询问对方的感觉+接受并感谢(如果对方同意你的要求) ,或者拒绝/拖延/讨价还价(如果对方试图让你接受ta的要求)。

为什么我们会攻击或逃避?攻击和逃避都是面对威胁时的一种反应方式。攻击通常用在比我们弱小的威胁上,而逃避用在比我们更强大的威胁上。

(我们可以用语言和肢体动作去表达攻击或威胁。表达攻击,我们就会使用侵略性的行为:表达你的意见、感受或欲望,作为一种威胁或惩罚;坚持自己的权利而不顾及他人、威压他人、大喊大叫、恐吓、说别人都是错的、看不起其他人、打架。)

(而逃避的行为则是:放弃自己的权利、希望得到想要的东西但不说、让其他人猜或者让其他人替你做决定、不采取行动强调自己的权利、让其他人优先、当其他人侵扰的时候保持沉默、经常道歉、使用顺从的身体语言:小声说话、肩膀下垂、回避表达不同意见、用手遮住脸。)

但如果我们面临的问题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问题(冲突)的话,那攻击和逃避无异于把他人至于一个更强大或者更弱小的地位上。这不是一种平等待人的态度,更不是尊重。

生活需要另一个选项——挺身而出,正面交涉,告诉别人你希望怎样、坚持你的权利但不侵犯他人的权利、表达尊重和自信,不提出过多要求。

这样做,其实是在把他人当做一个跟你一样有着沟通理性的普通人。你告诉其他人你应该得到怎样的对待,你尊重其他人的存在和他们的看法,你掌握着人际沟通中的主动权,可以表达自己的看法和感受,也可以离开。
(这就是我为什么非常佩服那些在挺同性婚姻法的讨论上一直保持冷静、客观、说理的那些人。)

在实际生活中,当我被assertive地对待时,我的内心感受是舒适的。我感觉到了被尊重,而那些语言也没有那么怪异。

就算是那些真的非常守旧、思想非常僵化的父母,在子女不断的assertiveness下,还是会有所触动。(来自于一个妈妈跟我说,她的10岁女儿多次跟她说“你不能这样跟外人说你女儿不好,因为你这样侵犯了我的隐私,损坏了我的形象”;这个女儿在外国出生长大,她和老师的关系非常好,她在学校里说“不”是受到鼓励的。)

我希望assertive可以是“打回去”和“忍”之间的第三种选择。

以下来自Peace Crops的 life skills manual(自翻+改写)

(坚定/坚持自我)assertiveness是一种折中的方式,避免将他人至于更强或者更弱的地位上,导致自己用攻击或者消极的方式去阻止不愿意的事情发生。

步骤:
步骤、描述、可以使用的语言、例子
1. 描述你的感觉和问题
说明你对于这个行为或这个问题的感想。描述侵犯你的权利或者让你困扰的行为或问题。
“当……时,我觉得很困扰。”
“当……时,我觉得不开心。”
“当……时,我觉得……”
“这让我感到伤害。”
“……让我感到不快。”
例子:“当我借钱给你但是不能按时取回时,我觉得我被利用了。”
2. 提出你的要求
描述你想要怎样的事情发生。
“我觉得……这样比较好。”
“我希望你可以……”
“你可以……”
“请不要……”
例子:“我觉得你借钱之后尽快还钱比较好。”
3. 问另一个人觉得你的要求怎样
让另一个人表述他/她对你的要求的感受。
“你觉得怎样?”
“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你觉得你这样做没问题吗?”
“你的想法是怎样的?”
例子:“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回答
另一个人会说明他或她对你的要求的感受。
另一个人回应:“好,我觉得你是对的。我还钱不是很及时,但我下次会早点还钱。”
4. 接受并感谢
如果另一个人同意你的要求,说“谢谢”是一个结束的讨论的好的方式。
“谢谢。”
“很好。谢谢你。”
“太好了。”
“你能同意真好。”
例子:“谢谢你的理解。我们来听音乐吧。”

表达assertive的过程不是一帆风顺的。他人可能会试图用各种方式说服你,例如劝说、威胁、或者转移话题。这时,你会感觉到难以拒绝。这种压力很可能就是“同辈压力”。

日常生活中需要坚持自我而且十分重要的事情包括而且不限于:拒绝不想要的性行为、拒绝不安全的性行为、拒绝酒后驾驶、拒绝使用毒品、拒绝他人的语言和身体暴力、拒绝他人不还钱,等。

一、
他人会使用下面几种方式作出的劝说,让你感到难以拒绝:
(1)贬低
“你只是害怕而已。”
“你还没有长大吗?”
(2)争论
“为什么?所有人都在这么做!”
“你难道担心会发生什么吗?”
“你知道什么?”
(3)威吓
“要么干,要么滚。”
“我会找到其他愿意做的人。”
“如果你不做,我会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4)否认问题
“不会有事的。”
“别担心。”
“出事的话包在我身上。”
“我把其他事情都摆平了。”
(5)合理化
“但我们总是会结婚的。”
“你如果只做一次的话是不会怀孕的。”
“你欠我的。”
“你现在已经足够长大了。”
(6)转移话题
“你的眼睛很好看。”
“我喜欢你生气的样子。”
“你知道我爱你。”

二、要如何应对尝试谁服你的人呢?

拒绝:明确、坚定地拒绝对方;如果有必要的话,离开对方。
– “不行,我明确反对。”
– “不用了,谢谢。”
– “不行就是不行。我走了。”
延迟:延迟做决定的时间。
– “我还没准备好。”
– “我们以后再说。”
– “我想要和朋友商量一下。”
讨价还价:试着作出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决定。
– “不如我们做其他的事情吧。”
– “我不会这样做的,但我们也许可以做点别的……”
– “有怎样的方式让我们双方都开心?”

所以,如果你想要让你想要的事情发生、不想要的事情不发生,整个的沟通步骤如下:

1.说明你的感受或者问题
“当……的时候我觉得很沮丧。”
“当……的时候我不开心。”
“当……时我觉得……”
“当……时我感到受伤。”
“当……时我不喜欢。”

2. 转移话题(另一个人试着转移话题)

3. 回归话题
“请让我说完。”
“我想让你听完我要说的……”

4. 提出你的要求
“我觉得这样更好……”
“我觉得你这样做更好……”
“你可以……?”
“请不要……”
“我希望你可以……”

5. 询问对方对你的要求有何感想
“你对此觉得如何?”
“这样做你觉得合适吗?”
“这样做对你来说没问题吗?”

6. 劝说 (这时另一个人试着让你改变主意,可能会贬低你、威吓你、攻击你、否认问题、或合理化问题)

7. 坚持说出自己的看法的方法:
(1)拒绝
“不行,坚决不行。”
“不行。我走了。”
“我不想做这件事。”
(2)拖延
“我现在还没准备好。以后吧。”
“我们可以以后再讨论这个问题。”
“我想先征求一下我朋友的意见。”
(3) 讨价还价
“我们来做另一件事情吧……”
“如果我们试着这样做怎样……?”
“怎样可以让我们两个人都舒服?”

华人医生的小建议

​康惠晴(Haley Kang)医生在荷兰长大、后来又接受了荷兰的家庭医生训练。她建议,华人来访者应当在来访前就做好对自己症状的记录、以及了解自己的疾病(包括家族病史),这样,医生不仅会更愿意多听你的意见,也能在实际上多给你更有效的治疗。

另外,华人应当采取更积极的行动保障自己的健康。毕竟当下的医学手段也是十分有限的,很多医疗手段的有效程度都依赖病人本身的免疫系统和恢复力。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关注自己身心健康状况的变化,主动预防、及早治疗,同时和医疗人员之间的信任和沟通,医学手段才能取得最佳的效果。

已经有研究发现,华人找医生的时候,病情(特别是精神方面的疾病)往往都已经比较严重、比较复杂。而我们在沟通上的困难以及对疾病进展的忽视也会让医生比较难作出判断更好的判断。所以,请不要拖延治疗。

如何处理与医生之间的沟通

为了能最高效地完成面诊,你最好提前准备好自己的医疗记录,了解你自己的症状。如果你在国内就有长期服药的习惯、或者长期存在的症状,你应该在出国前用英文准备好一份医疗记录说明,内容包括你的治疗记录、服用药物的种类,等等。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作为一个长期生活在荷兰的德国人,她也提出了6点让医生愿意让步、给予药物治疗的方法,其中包括:直接说出你的要求(而不是询问);保持冷静(即使情况很糟);当面询问医生给出治疗方案的原因;选择你感到最有自信的语言;以及夸大症状。

警惕忧郁和焦虑症状的发生

“生活在海外的华人多少都会出现忧郁或焦虑症状,只是严重程度的问题。”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总人口中的25%一生中至少有一次符合忧郁症诊断标准。短时间(四周之内)出现一种或是某几种情绪低落症状、但暂时不符合忧郁症诊断标准的人,则高达60%以上。

忧郁症也常常伴随焦虑症(或强迫症、恐惧症)的发生,也与进食障碍(贪食症、厌食症)、对身体的妄想、物质滥用或成瘾(酒瘾、网瘾、性瘾、药瘾)的关联相当高。

很多针对北美华人留学生的研究也发现,留学生中(本科与硕士)的抑郁率接近50%,而针对博士的研究也发现类似的抑郁症发病率。

而移民本身也会带来很多的精神压力。

之所以强调精神疾病的发病率,并非是为了指出某些人“不正常”,而是为了让读者正视日常中自己或亲友可能出现的低落或焦虑情绪。

当这些低落情绪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请不要再硬抗。硬抗不会让你得到烈士嘉奖。你需要一些方法。

当这些低落情绪出现在他人身上的时候,请不要嘲笑他们软弱、责怪他们不负责任。他们已经尽力了。他们需要一些帮助。

在此提供两个简单的自我情绪评估,可以简单地测试自己的焦虑/忧郁症状。不妨一做。